鸣风鸠

这里小小鸠,全职时之歌,主喻黄维赛,还有是一个不仅文笔废而且懒癌晚期的重病患者(已经没救了)所以时不时消失很长有的哈哈哈哈哈,可以叫我鸠(一如既往的话唠,捂脸)

《粉色变革》喻黄 预告

       时已黎明,黄少天从被窝里爬起来。
楼道外面的空气异常燥热,水汽像是失去了地心引力一般蒸腾,散在空中。黄少天在床上坐了一会,他站起身走向狭小的卫生间,拧开水龙头。
        又湿又热的空气从被划花的玻璃窗缝隙间挤进来。他捧起水洒在镜子上。
        黄少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勾起一抹温柔的近乎残忍的笑。
        水声滴滴答答。
        “少天,早上好。”黄少天抚摸着冰冷的镜面,眼里的温柔像一圈圈漾开的水纹。

各位大大留个微博名啊(如果转战微博的话)
以及占tag致歉

咳咳,这是多年前的残作,以及p2为了画全职的标志乱写的分析😂😂😂😂😂
(这证明了我是个手残)

不要脸的打上全职的tag
【抱头逃走】

大概是个脑洞????可能是个预告??

      一个新坑 《粉色变革》
大概是关于妄想症和人格分裂症的玩意,可能不会写??
总之先码上
以及占tag致歉

【维赛】两个世界- 海水传音

【维赛】两个世界- 海水传音

      Ⅰ天空上只有几丝破晓前的光亮,滔天的海水仿佛要湮灭这世间,深蓝色的海浪中翻出白色的浪花,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深灰色的浅礁。
      维鲁特站在海滩上,海底翻起的黑色海浪好似浮出水面的恶鬼,淡出蓝发青年选择离开时的瞳色,眼底有暗流汹涌,挣扎着晦明不清的情愫。
      属于大海的深蓝就像他的眼睛,维鲁特猩红的眸子出神地看着海水一涨一落,合着胸腔里的跳动撩动维鲁特的心弦。
      维鲁特伸出右手,手掌中握着一张被热气湿润的纸条。上面写着“‘男神,晚上撸串不?’‘早点回来。‘”微微泛黄的边角和仔细折叠的痕迹看得出主人的用心。这很难让人想到当年的爱好逃课的蓝发青年。至少现在不会,维鲁特想。
      天边已接近天明,淡蓝的海水让维鲁特想起了当年的蓝发青年和他泛着水色的唇,深蓝的眸子中不羁的眸色下藏着满是缱绻的爱意。
      纸条终还是从指尖滑落,顺着咸湿的海风漂向那一边海岸。泛黄的纸张一点一点的被海水浸湿,这让维鲁特想起了那一次他被衣摆遮住的腰身给海水泡的发白的伤口,细小的血珠从伤口处滚落下来。
      “他…还好吗?”不确定的疑问句带着期待,海浪一层高过一层,从那边的海岸涌来,暗色的浪花下小小的漩涡回旋着。像是回答,海风卷起海的泪水湿润了维鲁特的瞳孔
        他在等,那个海岸的回答。 

     Ⅱ赛科尔从门里出来,揉了揉的鼻尖,嘴里嘟囔着“今天怎么这么冷,早知道我多穿几件。”他身上只穿了两件衣服,未被完全拉上的外套露出令人遐想的锁骨,靛青的发丝在晨雾中蒙上了一层水色。
         赛科尔撇了撇嘴,伸手拉了拉外套里面的衬衫,这是维鲁特的。当时 离开的时候,自己死活不肯还给他,最后维鲁特也就由着自己去了。
         赛科尔走到海边上,冰凉的海风吹的赛科尔睡意全无,他打了个哆嗦。不大不小的涛声包裹着世间,天地之间静地仿佛只有这水声一般。
         他怔怔地看着海浪不断向自己逼近,白色的浪花泛起,赛科尔完全没有反应,脑海中呈现的是那人银白色发丝和自己蓝发交织的场景。再看看身上的这件衬衫,赛科尔鼻子有点发酸。
         赛科尔眼前浮现出暗淡不清的回忆,每一段都被自己如数家珍地藏起来,把维鲁特的笑颜藏起来,把维鲁特的味道藏起来,把他的一切都藏起来,再想起时,心中的不是当年的狂喜而是悲哀和幼稚。因年少,疯狂的情感只能潜藏在眼底,小心翼翼跟随在旁。
        赛科尔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匕首。呈深蓝色,刀柄上有一道暗红色的痕迹。 “真像他的眼睛。”赛科尔笑了他弯了弯嘴角露出小虎牙。他把匕首放在潮水褪去的沙滩边上,湿润的白沙拥着匕首。
        他毫不留恋的拍了拍手,转身离去。直到走到了沙滩与马路的交界处他才慌了神,心脏好像被强行挖去一块一样。赛科尔立刻转身往回跑。他一脚踏入海水中,迎面而来的海潮把他扑了个正着,一个重心不稳倒在海潮中。
        鼻腔中的海水带来即将窒息的恐惧,赛科尔张大嘴巴又立刻被海水堵住。双手不断的摸索,触碰到一个类似于金属制品的东西。
         “呼……”赛科尔拿着匕首从海水中,吐掉口中的海水,大拇指遮住匕首上红色的长痕。
         “×的,维鲁特!这是最后一次了!”赛科尔对着海浪大喊。
        
————————————

海风带来声音,循着海水传递。

     

【喻黄】雪缘-1

    
      唔,这里鸣风鸠,可以叫鸠,鸠鸠或者小鸠,也写不太好啊,请包容啦(笑)还有,第一次在lof上发文可能有不对的地方,还请谅解哒哟——

       阴阳师喻×雪妖黄(大部分应该是日常)

       今天是喻家大少喻文州外出试炼回家的日子,整个喻府静悄悄的似乎在为喻文州的归来做着准备。
     种着几颗腊梅的庭院的地面上已铺了一层绒毛似得雪,但薄的似鸿羽的雪层上却没有任何脚印踏过的痕迹。这是因为喻家家主正闭目坐在屋檐下,过了将近一个上午也没说过话,只是有时看看桌上冒着徐徐茶香的瓷杯。
    “哐!”朱漆的大门被什么东西撞得直响,门上的扣环也被震的发响。厚实的朱色大门后隐隐约约传来喻文州的声音。
      喻家家主睁了眼,理了理长袍提步向大门走去。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不过探进头来的却不是喻文州而是一个约有八九岁的小男孩,他墨蓝色的眼睛看了那喻家家主一眼便果断的朝门外跑去。“少天……”喻文州有些无奈,抬手拉住黄少天,带进了庭院。喻文州用手理了理黄少天因撞上门而略显凌乱的金色发丝,选择性忽视了黄少天带着幽怨和“其实我是拒绝的”的情绪的眼睛。
      “父亲,这是我在试炼途中遇见的一只雪妖,虽然入世尚浅但天资聪颖于是就跟着儿回来了。”喻文州作了个揖,恭恭敬敬的向父亲解释起来龙去脉。一旁的黄少天显然不在状态,目光游离,一会看看喻文州一会偷偷看看家主大人,直到和喻家主不小心对上眼神后,整个人颤了颤,然后就向喻文州那边缩,直到最后终于缩进喻文州怀里了才心安理得的安静下来。
     “嗯,那也好,那就让他住在你旁边的房间里吧,我去与你母亲说。”喻家家主看着黄少天被他看的直往喻文州怀里送,心下了然,不做多问就离开了。
      “少天,这里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喻文州在黄少天的头顶揉了一把,柔软的发丝蹭的他心痒痒。“有文州的地方才是家。”小雪妖很是享受,声音软软糯糯的,好像溢满了蜜糖般的甜意,说罢还朝着喻文州灿烂的一笑,嘴唇裂开露出小小的虎牙。
        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去了房间,可唯独在经过书房是拉着喻文州硬是站着看着书桌旁的一把寒色长剑。
“少天,这种东西叫做‘剑’是一种武器。”喻文州很有耐心的解释道,却不想黄少天的注意力全到了那剑身上。小雪妖着了迷似得伸出手触摸着冰凉的剑身,幽蓝色的剑刃映出黄少天好似融着粼粼雪水的眸子。
       过了好一会黄少天才收回已被剑给冰着的手,喻文州握住小黄少天冰凉的手,眼里竟带上几分心疼。黄少天触碰到喻文州温热的手掌时整个人都好像在冬日暖阳地下,金色的温热正一点一滴的靠近着小雪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