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鸠

这里小小鸠,全职时之歌,主喻黄维赛,还有是一个不仅文笔废而且懒癌晚期的重病患者(已经没救了)所以时不时消失很长有的哈哈哈哈哈,可以叫我鸠(一如既往的话唠,捂脸)

『猎人』 你不过是活在恐惧与逃避的现实里

原稿打卡

刘晋:

     
      易卜劣斯――撒旦


      ⅰ.世界就像一个不透明的杯子,你看到的,品尝到的,或许都是假象。
        雨水浸过布满锈迹的老式车辆散出一种令人作呕的味道。一个短发穿洋裙女孩打着透明的白伞站在一辆老旧废车的车顶上,腐朽的味道似乎丝毫影响不到她的心情。她嘴角勾起,哼着  古老的歌谣,堕怠的眼里是望着昏黄路灯勾勒出的雨丝。
        “嘎……吱……”不远处的路灯下传来尖利刺耳的刹车声,随之传来女人的尖叫。
        那尖叫声戛然而止,就像是濒临死亡的动物瞬间被扼住喉咙。女人倒在地上,溅起几滴混浊的水花。眼睛外翻像是烧灼过的蜡滴。
        女孩的眼动了动,循着声音向那方向望去,被睫毛遮住的眼睛里,藏满了肃杀的气息。


ⅱ.女孩朝人间走去,打破了不透明的壁障。


         “我擦。”一个浑身酒气的男人从车中走出来,“要不没钱,老子早把这破车卖了。”  他打了个嗝,抬眼看见了倒在地上女人的尸体。“碰瓷?多大岁数了,长的不值几个钱还在这装模作样!”
         那男人气愤地啐了一口,踢了失去温度的尸体一脚。
           “请问,这是‘您’的车吗?”女孩撑着伞来到男人的车旁边,在灯光下显得苍白的手轻轻抚摸着早已被挂掉漆皮的车身。
         男人眼神恍恍惚惚,完全没有对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身着朋克风裙子的女孩产生疑问或惊慌。
          “这是我的车。不过我过了不久就会把它卖掉。”男人用着一种极其轻蔑的语气说到。
          “那不如在这里就卖掉。”女孩踮起脚企图用伞遮住被淋湿的车。若不看她的低垂的眼帘下的眼睛,任何人都会觉得她的语气里似是带上了几分心疼。
           “卖给你?”那男人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你能给多少钱?”“五倍。”女孩勾起嘴角。


ⅲ.女孩向他举起裹着糖衣的巨镰,匕首的阴影下藏着血液。
           


           女孩的荷叶边裙边反射出细碎的银光像是黑暗中露出的獠牙。“那钱?”男人用一种贪婪的眼神看着她,手摊开伸到女孩面前。
           “这位先生”,女孩改变了称呼,稍稍歉身说到:“可以允许我让你把车开到那里的停车场吗?”
           男人几乎没有迟疑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女孩站在车的后面,在一瞬间刺眼起来的灯光之下,嘴角弯起弧度。
           在布满碎渣的道路上,车摇摇晃晃,车窗外细细密密的雨丝挂在满是划痕的玻璃上,远处的大楼透过满是雨珠的玻璃,像是扭曲悲叹的人脸。
           “东西呢?”男人迫不及待地停下车,还未熄火的发动机让车壳隐隐作动。
“可是”女孩站在车前,歪着头说“我没有说用五倍的价钱只换你的车啊。”
           女孩左脚的长靴在突然变为白色的灯光下显出匕首型的光斑。
           男人的脖子上出现一条血痕,一抹冷光逼上了他的胸口。“现在,你拥有价钱五倍的棺材。”女孩眼中露出寒光,“你就该一句不说的成为我的猎物。”
           匕首没入男人的血肉,只有死前挣扎的吸气声。


                
            ⅳ.所有的都经过粼粼泉水洗礼,猎人也终究会有等待着的东西。
             女孩转身离开被废弃与陈旧填满的停车场,她的面容在暖黄的灯光下显得柔和。
              她的左脚踏在台阶上,回过头嘴角勾起一抹笑。


                                                                                                               
                                                                                                                  By:起鸠 @起鸠
                                                                                                            修改:刘晋


这是和起鸠第一次写联文,这篇大概是暑假写的,因为我的原因就弃坑了。今天突然聊到写联文就决定补坑。这坑很大,我们时间都是错开的,估计一时半会是写不完。这个故事设定有些奇怪,后面会放出来。有意愿可以加入我们。
感谢观看

【喻黄|2017中秋节24h喻黄·时光联文】汇总

emmmm下午3点打卡

汤了个咚:

十点打卡!由衷地感谢这些人,真是有幸相逢了!我们的目标是什么?累坏那个tag君!


+CEZZ+:



因为我刚废话完,心潮澎湃,所以我傻敷敷地抢着来汇总了




哦,还有 @玄·师 傻敷敷地陪我一起汇总,感谢❤




啊……整个汇总特别简单朴素




首先,tag→喻黄·时光(可戳)








这篇联文的初衷是因为有一群小姑娘




想写很每一个世界里,文州和天天的故事。




因为记忆中好像看到过这么一句话:




我最喜欢看不同时代不同背景不同年龄的喻黄了,因为感觉像一幅画卷在我面前展开。




于是大家就凑在了一起(中间还混进来了一个少年x)




于是,这么一个联文就出生了。




在联文的过程中,大家难免会遇到不少困难,但是都团结一致地克服啦ヾ(@^▽^@)ノ




最后,在中秋节这一天呈现给大家这么一个结果




一个汇聚了24个人心血的联文




希望大家能够满意。








下面按时间顺序来排列↓




看官爸爸们!大家都写得很辛苦啊!喜欢的话小红心小蓝手不要吝啬地给出来嘛ლ(╹◡╹ლ)




预告:时空错乱 BY  @玄·师 




01:00:禁忌 BY  @毁人不倦恋沐橙 




02:00:尚年幼 BY  @花谢无痕 




03:00: BY  @昴 




04:00:黎明 BY  @梨白 




05:00:永不言弃 BY  @鸟窥新罅栗 




06:00:岁月静好 BY  @+CEZZ+ 




07:00:碰的就是你的瓷 BY  @江天月 




08:00:The most compatible lover BY  @RAY君萌萌哒❤玥子 




09:00:不眠 BY  @滴水成江 




10:00:非俗不故 BY  @汤了个咚 




11:00:天渊之别① BY  @玄·师 




12:00: BY  @长治久安 




13:00:并肩走 BY  @人间徒走笔。 




14:00: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BY  @安年. 




15:00:瓷瓶与花纹的故事 BY  @起鸠 




16:00:有猫咪护体的一辆车 BY  @冰糖橙 




17:00:人间喜剧——好不容易相上的男神跟别人跑了??? BY  @白板restart 




18:00:自导自演 BY  @雨笙柠檬 




19:00:聪明反被聪明误 BY  @辞述 




20:00:岁月镜中老 BY  @夏朝白 




21:00:纵情时光 BY  @1+1=3 




22:00:男朋友声音太苏怎么办!! BY  @冷闻💕 




23:00:太阳雨 BY  @一枪川修 




24:00:温水煮青蛙 BY  @万木生 








特别感谢: @纯灰对比度关系 附赠的一张,请配合23点小伙伴的食用




ps 图字和粮字都是链接x








+END+








看官爸爸么么哒!大家都写得很辛苦啊!喜欢的话小红心小蓝手不要吝啬地给出来嘛ლ(╹◡╹ლ)


【喻黄|2017中秋节24h喻黄·时光联文】汇总

白板restart:

大家都辛苦了www十七点打卡√


+CEZZ+:



因为我刚废话完,心潮澎湃,所以我傻敷敷地抢着来汇总了




哦,还有 @玄·师 傻敷敷地陪我一起汇总,感谢❤




啊……整个汇总特别简单朴素




首先,tag→喻黄·时光(可戳)








这篇联文的初衷是因为有一群小姑娘




想写很每一个世界里,文州和天天的故事。




因为记忆中好像看到过这么一句话:




我最喜欢看不同时代不同背景不同年龄的喻黄了,因为感觉像一幅画卷在我面前展开。




于是大家就凑在了一起(中间还混进来了一个少年x)




于是,这么一个联文就出生了。




在联文的过程中,大家难免会遇到不少困难,但是都团结一致地克服啦ヾ(@^▽^@)ノ




最后,在中秋节这一天呈现给大家这么一个结果




一个汇聚了24个人心血的联文




希望大家能够满意。








下面按时间顺序来排列↓




看官爸爸们!大家都写得很辛苦啊!喜欢的话小红心小蓝手不要吝啬地给出来嘛ლ(╹◡╹ლ)




预告:时空错乱 BY  @玄·师 




01:00:禁忌 BY  @毁人不倦恋沐橙 




02:00:尚年幼 BY  @花谢无痕 




03:00: BY  @昴 




04:00:黎明 BY  @梨白 




05:00:永不言弃 BY  @鸟窥新罅栗 




06:00:岁月静好 BY  @+CEZZ+ 




07:00:碰的就是你的瓷 BY  @江天月 




08:00:The most compatible lover BY  @RAY君萌萌哒❤玥子 




09:00:不眠 BY  @滴水成江 




10:00:非俗不故 BY  @汤了个咚 




11:00:天渊之别① BY  @玄·师 




12:00: BY  @长治久安 




13:00:并肩走 BY  @人间徒走笔。 




14:00: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BY  @安年. 




15:00:瓷瓶与花纹的故事 BY  @起鸠 




16:00:有猫咪护体的一辆车 BY  @冰糖橙 




17:00:人间喜剧——好不容易相上的男神跟别人跑了??? BY  @白板restart 




18:00:自导自演 BY  @雨笙柠檬 




19:00:聪明反被聪明误 BY  @辞述 




20:00:岁月镜中老 BY  @夏朝白 




21:00:纵情时光 BY  @1+1=3 




22:00:男朋友声音太苏怎么办!! BY  @冷闻💕 




23:00:太阳雨 BY  @一枪川修 




24:00:温水煮青蛙 BY  @万木生 








特别感谢: @纯灰对比度关系 附赠的一张,请配合23点小伙伴的食用




ps 图字和粮字都是链接x








+END+








看官爸爸么么哒!大家都写得很辛苦啊!喜欢的话小红心小蓝手不要吝啬地给出来嘛ლ(╹◡╹ლ)


【喻黄|2017中秋节24h喻黄·时光联文】

瓷瓶与花纹的名字

青花瓷瓶喻x瓷瓶花纹黄

        emmmm各位大佬好,这是个比较迷的设定,emmmm然后会出现两对不同的喻黄,大概就是一对人,一对物。

       文笔不好emmmm
        w,没有问题就往下吧

       喻文州是一个诞生在手艺人手下 的一个瓷瓶,极其光滑的釉面带上几分舒适的凉意。他即使是不语人间烟火的青瓷却也在极其凛冽而尖锐的白色中染上几抹浅浅的红,只是那圆润光滑的瓶口悄悄地在烧的通红的炉子长出了条裂缝。
        喻文州恍恍惚惚地醒来是一个阳光极其灿烂的下午:一个画技师拿着毛笔在他的身上涂涂改改,时重时轻。光线毫无阻碍的从窗户钻进来,极轻极细的光点在喻文州的视角里形成了一个又一个晃人眼的光圈。喻文州眯了眯眼,打了个哈欠。那画师用她的细毛笔在他的瓶身上勾勾画画,手法分明的用力痒的让他想打个喷嚏。
        “当然, 我也打不出来哈欠”,喻文州颇有些遗憾地想,想着想着又打了个哈欠,眼角渗出点点生理盐水,“我就只是个瓷瓶子而已。”
       接连不断的毛笔与略有些粗糙的瓶身不断摩擦的声音让喻文州感觉他眼前和耳朵都出现了幻觉。他乖乖的立在桌面上。
       再次醒来是天刚亮的时候。他看了看周围,无一不是完成了的彩陶和瓷器。不过天刚亮起来,房间里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喻文州索性再闭上眼,打着盹。
        “哎哎,起床了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吵醒他的是一个清亮亮的青年嗓音却因语速的陡然加速变得尖锐了几分。喻文州看了看四周,刚醒的陶瓷们都处于恍恍惚惚的状态。“难道是我出幻觉了?”喻文州纳闷地想,努力将自己的身体转了个方向,可是还是没有看见喊他的身影。“请问……”喻文州转了好几次还是觉得有几分不妥。
      “别转了,我都被你转晕了。喏,就是我在喊你,是你的花纹。对了,我叫黄少天,黄色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黄少天,记住了吗!”喻文州听见黄少天语速稍微放慢忍不住笑了起来。“哎哎哎!!!笑什么笑!没见过这么有文学气息的名字吗!!我给你说这可是我,我黄少天自己取的的怎么了,哼哼。”黄少天听见喻文州的笑声,忍不住地大爆语速地来了这么一段,末了还可以听见因为语速太快而导致的喘息声。
       喻文州收住笑意。黄少天的声音在喻文州心里勾勒出一个镶满阳光,但却不大清晰的轮廓,像潮落的时候,海浪只是浅浅地冲刷着沙滩。“我叫喻文州,少天”喻文州回应黄少天。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天。黄少天天生外向的性格让他结识了身边不少人“文州文州,你看那个在架子上打瞌睡的陶罐,他叫孙哲平,他的花纹叫张佳乐,你知不知道乐乐他差点被涂成黑色,幸运E啊哈哈哈。”“对了,还有老叶,你知不知道那个高颈瓶,他就是叶修,一脸仙气加嘲讽,我完全萌想象出他叼着烟十分嘲讽的表情,笑死我了。”几乎每天的生活状态就是喻文州笑着听黄少天说这说那,有时接上几句,调戏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不知是不是运气不好,还是怎的,匠人的小孩从外面跑到了摆放工艺品的地方,而喻文州和黄少天,身初一个不高也不低,小孩子举起手就可以够到的地方。黄少天对于外来客感到十分新奇,嘴里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喻文州也时不时的接上几句。
        然后喻文州最不想发生的事发生了,那个小孩的手碰到了立地好好的喻文州,然后喻文州作为一个荷叶边瓷瓶倒了下去。
         所幸的是喻文州没有掉下去,只是较薄的荷叶边被碰掉了一块,而不幸脱离整体的那块就是布有小小裂纹的一块。这一碰不得了,着实把少天吓傻了,一个劲的问着:“文州文州,你没事吧?疼吗?疼吗?别不说话啊,你快说句话证明一下你没事啊!哎,文州文州……”久久得不到回应的黄少天急地心焦,但又没法像喻文州那样控制整个瓷瓶转过来。
        “少天,我没事。”喻文州的声音这时才传来“只是头有点晕。”“不会把脑子给碰坏了吧。”黄少天自言自语。“不会的少天,我还要和少天过一辈子呢。”喻文州听见黄少天的话,心里又气又好笑。他只是觉得黄少天自说自话却又被人听见的语气实在是让他喜欢地不得了,少天化成人星以后一定会很可爱吧。
         这类似老夫老妻之间的话让黄少天立马安静了下来,窗外的暖阳也让他感到一丝燥热。“哎哎,不就是人家说了一句吗,激动个什么劲。”黄少天在心里依旧聒噪。
        喻文州因为半天没有听见黄少天的声音,自知是说过了头,便也默默地立在木板上,刚刚碎掉的那个缺口不知为何有点隐隐作痛。
       最后还是黄少天先发了话,说:“喻文州?”叫惯了名字突然变成全名让喻文州很不适应,黄少天叫他的全名的时候,莫名刺耳。像是正在膨胀的气球突然被戳破。“嗯……有什么事吗?”出于礼貌,喻文州回了这么不明所以的一句。“我不是故意要对你说这么多话的。”黄少天说。喻文州觉得那到原本像是镶满阳光的声音变得模糊。
         黄少天心里乱的就像是一团乱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可说出来的句句却又像是急于和喻文州撇清关系。“我不是这个意思,”黄少天顿了一下,“反正,反正都一样……好吧反正就是不是你想的那样。”黄少天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把话捋清楚,他情绪厌厌地在喻文州的釉面下打转。
       “少天,”喻文州出声,转了个方向,把自己对着模糊到已是被刮花的类似于镜面的东西上,喻文州勉强看清楚绕着自己打转的青色花纹。黄少天立马噤了声,原本还在喻文州身上打转,也同时停了下来。喻文州叹了口气。
         过了几日黄少天还是照旧不说话,要么一个人在那碎碎念,要么双眼无神的盯着东西看。话虽是不说了,但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关注却是一点都没少。每天黄少天都偷偷地看着喻文州对着的铜镜,自己快要转到那瓶口的缺裂处时,停下来把那里的花纹往下移一下,或者缩到瓶子的下半部分,干脆躲开缺口,每天就在喻文州听不到的地方左一个喻文州右一个喻文州的低声窃语。
        直到喻文州发现身上的花纹再也没有按时小小地转上一两圈的时候,才发现黄少天是真的走了。花纹停在最开始描模出的样子,喻文州的瓶肚里落满了灰尘。会褐色的小颗粒在阳光下漫无目的地旋转飘荡着。喻文州看了看窗外,原本爬上窗台的爬山虎不知何时被匠人剪掉,屋子里是一片寂寥。
         “是少天嫌弃我吧,”喻文州想,“少天会成为另一个瓷器的,一个完整的瓷器的花纹,不像我。”心里的失落却像是表现不出来一样,喻文州像只木头,静静地立在那。
          “队长队长!你看我说在这吧。”一个个黄少天极其相似的声音响起,把喻文州从朦胧中唤醒。是一个金黄色头发的青年,和他想象中的黄少天简直一分不差。 “文州,”黄少天的声音从喻文州瓶底边上传来,“这……是我给你的礼物,是两个人,也是两个名字,是一个瓷瓶和他的花纹的故事。”声音有些微弱,不过已经没关系了,因为这一字一句狠狠地敲打着他的心脏,就像是梦中那双极其清晰而温暖的脸颜。
        “队长,你看你看,我觉得好看吗?嗯……我觉得还不错…只是有一点小瑕疵一点点。起码,起码我在梦里见过它,这说明我和这个瓶子很有缘。”黄发青年转过头去,向黑发青年问道。“少天喜欢就好,买回去放在客厅也不碍事。”喻文州看向黄少天的眼眸中溢满了笑意。

                  ——这只是个故事,是两个名字,两个人,亦或是一个瓷瓶和他的花纹。

      结尾祝各位中秋节快乐哦!

【喻黄|2017中秋节24h喻黄·时光联文】信

给大佬笔芯

昴:



国喻&共黄


*作者贫乏的文字不足以展现其中万分之一,只能劳烦各位慢一点看,慢一点看了。实在是非常抱歉。


*由于涉及某些问题(你们都懂),全篇走外链。


点我

《粉色变革》喻黄 预告

       时已黎明,黄少天从被窝里爬起来。
楼道外面的空气异常燥热,水汽像是失去了地心引力一般蒸腾,散在空中。黄少天在床上坐了一会,他站起身走向狭小的卫生间,拧开水龙头。
        又湿又热的空气从被划花的玻璃窗缝隙间挤进来。他捧起水洒在镜子上。
        黄少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勾起一抹温柔的近乎残忍的笑。
        水声滴滴答答。
        “少天,早上好。”黄少天抚摸着冰冷的镜面,眼里的温柔像一圈圈漾开的水纹。

各位大大留个微博名啊(如果转战微博的话)
以及占tag致歉

咳咳,这是多年前的残作,以及p2为了画全职的标志乱写的分析😂😂😂😂😂
(这证明了我是个手残)

不要脸的打上全职的tag
【抱头逃走】

大概是个脑洞????可能是个预告??

      一个新坑 《粉色变革》
大概是关于妄想症和人格分裂症的玩意,可能不会写??
总之先码上
以及占tag致歉

【维赛】两个世界- 海水传音

【维赛】两个世界- 海水传音

      Ⅰ天空上只有几丝破晓前的光亮,滔天的海水仿佛要湮灭这世间,深蓝色的海浪中翻出白色的浪花,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深灰色的浅礁。
      维鲁特站在海滩上,海底翻起的黑色海浪好似浮出水面的恶鬼,淡出蓝发青年选择离开时的瞳色,眼底有暗流汹涌,挣扎着晦明不清的情愫。
      属于大海的深蓝就像他的眼睛,维鲁特猩红的眸子出神地看着海水一涨一落,合着胸腔里的跳动撩动维鲁特的心弦。
      维鲁特伸出右手,手掌中握着一张被热气湿润的纸条。上面写着“‘男神,晚上撸串不?’‘早点回来。‘”微微泛黄的边角和仔细折叠的痕迹看得出主人的用心。这很难让人想到当年的爱好逃课的蓝发青年。至少现在不会,维鲁特想。
      天边已接近天明,淡蓝的海水让维鲁特想起了当年的蓝发青年和他泛着水色的唇,深蓝的眸子中不羁的眸色下藏着满是缱绻的爱意。
      纸条终还是从指尖滑落,顺着咸湿的海风漂向那一边海岸。泛黄的纸张一点一点的被海水浸湿,这让维鲁特想起了那一次他被衣摆遮住的腰身给海水泡的发白的伤口,细小的血珠从伤口处滚落下来。
      “他…还好吗?”不确定的疑问句带着期待,海浪一层高过一层,从那边的海岸涌来,暗色的浪花下小小的漩涡回旋着。像是回答,海风卷起海的泪水湿润了维鲁特的瞳孔
        他在等,那个海岸的回答。 

     Ⅱ赛科尔从门里出来,揉了揉的鼻尖,嘴里嘟囔着“今天怎么这么冷,早知道我多穿几件。”他身上只穿了两件衣服,未被完全拉上的外套露出令人遐想的锁骨,靛青的发丝在晨雾中蒙上了一层水色。
         赛科尔撇了撇嘴,伸手拉了拉外套里面的衬衫,这是维鲁特的。当时 离开的时候,自己死活不肯还给他,最后维鲁特也就由着自己去了。
         赛科尔走到海边上,冰凉的海风吹的赛科尔睡意全无,他打了个哆嗦。不大不小的涛声包裹着世间,天地之间静地仿佛只有这水声一般。
         他怔怔地看着海浪不断向自己逼近,白色的浪花泛起,赛科尔完全没有反应,脑海中呈现的是那人银白色发丝和自己蓝发交织的场景。再看看身上的这件衬衫,赛科尔鼻子有点发酸。
         赛科尔眼前浮现出暗淡不清的回忆,每一段都被自己如数家珍地藏起来,把维鲁特的笑颜藏起来,把维鲁特的味道藏起来,把他的一切都藏起来,再想起时,心中的不是当年的狂喜而是悲哀和幼稚。因年少,疯狂的情感只能潜藏在眼底,小心翼翼跟随在旁。
        赛科尔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匕首。呈深蓝色,刀柄上有一道暗红色的痕迹。 “真像他的眼睛。”赛科尔笑了他弯了弯嘴角露出小虎牙。他把匕首放在潮水褪去的沙滩边上,湿润的白沙拥着匕首。
        他毫不留恋的拍了拍手,转身离去。直到走到了沙滩与马路的交界处他才慌了神,心脏好像被强行挖去一块一样。赛科尔立刻转身往回跑。他一脚踏入海水中,迎面而来的海潮把他扑了个正着,一个重心不稳倒在海潮中。
        鼻腔中的海水带来即将窒息的恐惧,赛科尔张大嘴巴又立刻被海水堵住。双手不断的摸索,触碰到一个类似于金属制品的东西。
         “呼……”赛科尔拿着匕首从海水中,吐掉口中的海水,大拇指遮住匕首上红色的长痕。
         “×的,维鲁特!这是最后一次了!”赛科尔对着海浪大喊。
        
————————————

海风带来声音,循着海水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