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鸠

一只帅鸽【bushi】

【天光将暗】喻黄鸽系写手的一些碎碎念

emmm最近事超多www文艺汇演考试之类的一直特别忙就emmm鸽了很久qvqqqq非常抱歉嗝

我会努力屯稿的wwww


【喻黄/哨向】天光将暗(预告qvqq)


       他睁开眼看到的是黎明。
       泛着青白的天中浮着浅如薄纱的新月的影。
       他摊开掌心,眼瞳中映着纷飞的火星。
       这时天空沉静了。

        “ ‘我相信你的爱’ 就让这句话作为我最后一句话。”
                                                                   
                                                                      ——泰戈尔

一个瞎记梗【瘫】
以及占tag致歉

今天份的武云get√
和道长到处拍照发现我是个手残2333
p4诵读的动作有奇效,感觉在拥抱hhhhh

【喻黄】关于如何捕捉一只园丁鸟

少天生日快乐!!!!
私设如山,
OOC我的,人物虫爹的

镜妖喻x园丁鸟天

      黄少天,性别男,种族……园丁鸟。

      说到黄少天,那可是人尽……哦不,鸟尽皆知,一张嘴,可以从今天说到前几个月,从他家隔壁的树说到他家隔壁的隔壁的树。

      据说因为话唠,我们的黄•园丁鸟•少天根本找不到女朋友。

      “诶,郑轩,你看对面树上的那只鸟,简直是我求偶的最佳对象啊!”黄少天一脸陶醉地站在树枝上,欣赏着未来的“对象”,说罢还扇了扇翅膀,又扰走了几只停息在树上的麻雀。

      郑轩顺着黄少天的目光看去“黄少,你等等!那不是紫光……吗”郑轩用翅膀遮住脸一脸无语。“那可是雄性啊,黄少”郑轩这样想着,默默的转身飞向了另一颗树。

      “哈哈哈哈,本剑圣也不是单身了!!”黄少天完全没注意到已经不在的郑轩,单身只鸟的找东西去博得所谓“对象”的欢心。

      喻文州,性别男,种族……镜妖,据说,上辈子是锦鲤,因为在经历过被摔被扔的各种对镜子的非妖对待,他顽强地活了下来。喻文州安安静静地躺在河边的,迷迷糊糊的想要翻个身继续往河里滚。

      “终于找到了!”黄少天飞到喻文州的身边,歪着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很久,心里想着“这是什么东西啊,还挺亮来着,不愧是我黄少天找到的东西”,迟疑了一小会用嘴叼起来就飞回了自己造的窝里。

      喻文州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某位鸟先生毫不留情地扔在地上。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尊严被践踏了;他试图挪一挪自己的位置,刚翻了个身就被头顶突然传来压力压回原位。

       “……这位……敢情是在干什么?”喻文州满面黑线地看着踩着自己东看西看的黄少天,内心一阵悲凉。还没感叹完,就又被黄少天又叼起镜子摆在巢的最右边,“诶,差不多了,再各方位看看,简直是绝世的建筑奇才啊,啧啧啧,不愧是剑圣。”黄少天拍拍翅膀又在自己的窝旁转了几圈发出类似于“啧啧啧,我真是天才。”的赞叹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喻文州一脸辛酸地环视着盖在自己身上的一层薄薄的土和堆在自己身旁的花,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是搁在镜子下面的一颗石子导致他的腰被搁着疼。

      不得不说,喻文州还真是一个适应能力超强的镜子,昨天反应过来被一只话唠的鸟当做求偶的道具,今天早上就完全接受了这个设定……

      喻文州现在安安静静地躺在黄少天搭的窝里思考镜生,直到听到在窝外吵吵嚷嚷的声音,心中警铃大作,一个激动从窝里滚到了窝外。

      黄少天和被当作求偶对象的某只紫光园丁目瞪口呆的 看着从窝里滚出来的镜子,“……这是怎么回事?诶,等等,你别走啊,我没有其他的鸟!你相信我!刚刚只是个意外!我真的没有别的鸟!!!”紫光园丁毫不犹豫的向前走了一步,一脸沉默地从镜子面前飞走。

      喻文州看着有点颓废的黄少天,噗嗤笑出了声,滚到他身边轻轻碰了碰他的脚,“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黄少天一爪踩在喻文州的正脸上,只听见一声尖锐的摩擦声,喻文州的背面被石头划出了一条口。喻文州实在是憋不住了,开口说到:“能不能,先把脚拿开?”黄少天正生着气,完全没注意到这声音是从哪传来的,“不能!”一声干脆利落的回答,黄少天又在镜面上跺了一脚。

      “你是只鸟吧,”喻文州无奈地说,喻文州忍无可忍,纠结了半天还是化作了人形,“他”

      “……!”黄少天突然感觉自己好像突然变高了整只鸟僵了一下,一个不留神没有站稳扑棱着翅膀从肩膀上掉了下去。

      喻文州眼疾手快【bushi】地把爪子勾住了自己衣服的某只鸟接住,“小心点……”“没事没事,我可是鸟中剑圣,就算摔这么一下还是一个可以活蹦乱跳的……”突然一阵死一般的沉寂,“你,就是那个叫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就是很亮的那个东西??”黄少天总算反应过来“嘭”的一下从喻文州的掌心里弹起来。

      “嗯,我就是那面镜子,所以少天也是只妖吧,只是暂时没法化形。”喻文州看着瘫在自己手里的黄少天笑了,“所以,为了补偿少天因为我咳……求偶失败,我邀请少天到我家里住几天。”

      “等等,为什么啊?”黄少天就这样一脸懵地被喻文州带回了家。

      “你家,就是人类的房子?”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从兜里掏出来的钥匙一脸不可置信,伸头去啄了啄喻文州手里的东西,“还挺好看的。”待进了屋,黄少天站在茶几上,绕着钥匙踱着步。“少天如果喜欢,可以拿走。”喻文州看着茶几上绕着钥匙玻璃杯啧啧赞叹的黄少天,笑着摇了摇头。

      后面这几天倒是过的相安无事,黄少天出去捉蚱蜢,喻文州躺在阳台上晒太阳有时候出去上班,收天电费的人来了一致假装家里没人。

      “话说喻文州,”黄少天站在喻文州的胸口上歪着脑袋看着在躺椅上即将入睡的人。“小声点。”说完还按了按某只话唠鸟的头“快睡觉,昨晚上你不是在一边看熬夜?”“哼,昨晚上要不是你熬夜打游戏,我绝对不会打破准时睡觉的原则。”黄少天抖了抖翅膀,整只躺在喻文州的肩上靠着椅背阖上了眼。

      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黄少天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对着镜子自言自语,而喻文州最近经常回家特别晚,黄少天对此非常不满意,所以趁喻文州不在的时候对着卧室里的穿衣镜露出一副超凶的样子说:“喻文州再不回来你信不信本剑圣吧你炖!”

      在过了几天后黄少天终于按耐不住电脑的诱惑化成人形,吧喻文州二十四个职业的卡用了个遍,并成功把其中一张帐号卡占为己有。

      为了能在喻文州家里好好过人过的生活,黄少天找到了喻文州新买的牙刷x1,喻文州珍藏已久的柯基拖鞋x1,喻文州的睡衣x1。

      “少天?”喻文州拖着行李箱走进门内,看着乱成一团的客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坐在书房玩游戏的黄少天突然打了个寒颤,“那什么……晚晚上好啊。”黄少天有些局促地站在喻文州面前,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便说到:“看……看什么看没见过我这么帅的鸟吗?”

      “啊,是没见过呢,少天这样的。”喻文州饶有兴致地看着站在面前涨红了脸的黄少天,下意识的揉了揉某只鸟的头。“家里的钥匙,少天放哪了?”在黄少天的眼刀下,喻文州收回来揉头的手,径直把靠在卧室旁边的小房间打开。

      “其实,我留给少天的钥匙一直都不是家门的,而是这扇门的钥匙。”喻文州推开门前,转头对黄少天说到“那岂不是我如果出门就回不来了???”黄少天吹着额前的刘海心不在焉的问着。“不过,少天,你都没有好奇一下这个房间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喻文州笑了笑,把黄少天牵进房间里。

      “老实说,我对你说是去上班,实际上我去你筑巢的的地方的了。”喻文州转头看了看沉默的黄少天,说:“黄大建筑师不看看自己的杰作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黄少天难得地没有话多,也没有拍点喻文州的手。

      “我想说,少天……我希望你能留下来…”喻文州深一口气,看着黄少天的眼睛,“好了好了不用说了,”黄少天揉了揉自己的头,“我听不管太肉麻的话,这样行了吧?”

黄少天凑到喻文州面前,眨了眨眼,在面颊上留下一吻。

抱歉。

玄师,等你回来
以及抱歉没能及时看到

玄·师:

首先为打扰致歉,因为LOFTER的限流情况让我不得不采取这种非常手段,请各位太太见谅。
@树上的爻儿成双对  @苍楠  @五谷丰登蟹老板🐟🐕  @昴  @小生阿洛。  @未来与光  @繁牧  @天边鱼肚白  @蜂糖白粽  @AsteRia  @🔸砂上街市  @米啊娅成精了🍺  @暮钟  @毁人不倦恋沐橙  @破折一  @黄絮川夫斯柯基   @加阿  @桃川  @窈窈  @月上清辉  @+CEZZ+  @窝窝窝窝aizj  @🐟林弃灌汤包  @巽风  @踏山海  @🐬从魔仙堡摔下来的九.🐣   @鱼丸粥的不安定er  @你桔超甜 @梨梨梨梨梨梨白  @良药不苦  @—该用户不存在—  @起鸠  @花间游不动  @鸟窥新罅栗  @滴水成江  @RAY君萌萌哒❤玥子  @安某年
【已经通过LOFTER或者QQ联系过我的太太没有再@,还有一些太太不知为何没有能@到,所以希望看到这条的您能帮助我扩散一下,非常感谢】


而后是解释:
在手术台联文发布当天我在文章最后说明了自己淡圈以及原因,于8.1删除并写了整理帖,但在整理帖中我并没有对于我删除二次扩列一事做出更详细的说明,所以导致了后续误会的产生,故而在此希望能稍微占用您的一点时间将事件再次复述并道歉。
最开始在QQ上被攻击是在《工作细胞》这部番剧刚出的时候,我的手术台联文最初构想与其撞梗,在几个喻黄相关的群抱怨了一下之后有人便用QQ里的坦白说开始攻击我,从那天起我就会在坦白说里时不时接到一些攻击性话语,而因为坦白说的匿名模式让我无法确定是否是一人所为。当时因为手术台联文不断撞梗还有自己学校和家中发生了一些事的原因导致心态完全崩塌,所以便在手术台联文发布那天说明淡圈并删了所有二次扩列。
这两天自己有冷静不少,不管是这几天来找过我的太太还是我自己都觉得我前几天的行为很是冲动了,没有顾及到各位的感受我真的非常抱歉,希望可以得到您的原谅。
暂时不会向各位申请扩列,接下来的一年我会为自己的人生奋斗,就算扩了列也不会怎么在线,就当这是我为自己任性一次吧,希望您能理解,非常感谢。
最后还是想说,非常感谢各位让我在这里收获了不少,所以一定会回来,希望一年之后仍会最美好的相见。


玄·师
2018.8.7

黄少天0810生贺活动开启!

包包包子铺!:



盛夏走过十八载,骤雨突至,剑光从南方起,劈开深夜,亮如白昼,


有少年于光芒中,侧身长立。


这是你的十八岁,也是很多故事的开篇。


万分荣幸,我们将见证,你以锐气破敌的一程又一程,你同蓝雨并肩的一年又一年。


此去少年风发,且待天长海阔。




即日起,至8月8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8月10日相约LOFTER,为我们的剑圣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0810黄少天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哦! 




注意不要用错标签哦!!!注意不要用错标签哦!!!注意不要用错标签哦!!!XN!!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治愈佛系慢节奏游戏http://www.pixelplan.com/frogs/Share

【时之歌】趋光向暗

十只鸽终于出歌了,发来贺电

orz听了之后使劲拍大腿【差点腿没了bushi】

于是就听着歌和歌词写了每位的场景文笔不好ps和原作无关,就听歌时闪过的一些场景orz

总之就是不写点东西这首歌地循环就停不下来orz【使劲拍大腿中】

赛科尔:

         海边是一片沉寂,翻滚的海水接连着灰色的天空,吝啬洒下一点点的光。赛科尔站在礁石上,嶙峋的巨石像是即将吞噬海洋的巨兽。 他闭上眼,湿咸的海风合着海浪在这海面上此起彼伏。海面上飘动着零碎的光斑,赛科尔把长短刺抽出,嘴角扯出一抹笑,把手伸进了浮动着黑影的水中,纵身化作一道黑影消失不见。

          冰冷的水流从身体中穿过,赛科尔蜷缩在鱼群的影子里,手中紧紧地攥着剑柄,黑暗中的瞳孔在隐隐发出幽蓝的光芒。

维鲁特:

          他乔装走在小镇上,已有些脱色的披风在已带上几分寒意的风轻轻飘动。街上已是黄昏日下的景象,只有窗户上亮着几点浮动的灯火。

           “已经找到了。”维鲁特想,他看着从小巷阴影中走出的黑 傀儡。藏在披风下的手早已有了动作,瞳孔锁定面前渐渐靠近的物体,银光从眼中浮现,各色的线在眼中从那傀儡身上出现。

          能量弹从枪管飞出,光芒从傀儡身前炸开他转身从小巷走出,枪被放回原位,再抬头时银瞳早已熄灭。

舜:

            独自坐在驻塔帕兹的使馆里,卸去所有的幻术,挺直脊梁,背对着走进使馆的身影。走进使馆的楻国大臣说到:“舜殿下,已被处刑巫女如今又被找到,我奉命接太子回楻国。”“尽远呢?”声音越发冰冷,握在手中的剑有紫色的光线缠上。

          “若是找不到尽远,谁也别想孤回去。孤在这,你们谁都带不走。”舜突然站起来,转过身,眼瞳中漾着紫色的光芒,“所以各位请回。”声音带上几分狡黠,大臣和等候在外的侍卫缓慢而木讷地转身,离开了使馆。舜站在窗边,看着那个载着大臣的魔能动车渐渐消失,脑海里蔓延交织起了火光与海水。

尽远:

          一闭眼是浮现在记忆中摇摇欲坠的浮空堡垒,握着长 枪的手禁不住又握紧了几分。寒气从记忆深处蔓延开来,苍白的脸庞和哭喊仿佛要搅碎灵魂一样一齐从记忆中溢出。

          “客人既然已经到了,”尽远睁开眼,“何不……”他忽然抬手倒掉刚到倒好的茶,浅绿色的茶汤在空气中泛起苦涩的香味,留下几许缭绕的水汽,“这杯茶,阁下可能也不准备品了。”尽远重新握住了长 枪,白色的光斑从枪身上亮起了,忽浅忽深的瞳孔中有白色的光线在游走

感谢时之歌给我了更文的动力

感谢各位看官

感谢各位大佬

感谢与时之歌的相识

感谢与各位的相识

ps搞得好像我要退圈了一样23333

单纯想分享一下这个很傻的姿势
以及有没有千年调长风万里的小伙伴嗷
扩个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