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鸠

这里小小鸠,全职时之歌,主喻黄维赛,还有是一个不仅文笔废而且懒癌晚期的重病患者(已经没救了)所以时不时消失很长有的哈哈哈哈哈,可以叫我鸠(一如既往的话唠,捂脸)

【喻黄】雪缘-1

    
      唔,这里鸣风鸠,可以叫鸠,鸠鸠或者小鸠,也写不太好啊,请包容啦(笑)还有,第一次在lof上发文可能有不对的地方,还请谅解哒哟——

       阴阳师喻×雪妖黄(大部分应该是日常)

       今天是喻家大少喻文州外出试炼回家的日子,整个喻府静悄悄的似乎在为喻文州的归来做着准备。
     种着几颗腊梅的庭院的地面上已铺了一层绒毛似得雪,但薄的似鸿羽的雪层上却没有任何脚印踏过的痕迹。这是因为喻家家主正闭目坐在屋檐下,过了将近一个上午也没说过话,只是有时看看桌上冒着徐徐茶香的瓷杯。
    “哐!”朱漆的大门被什么东西撞得直响,门上的扣环也被震的发响。厚实的朱色大门后隐隐约约传来喻文州的声音。
      喻家家主睁了眼,理了理长袍提步向大门走去。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不过探进头来的却不是喻文州而是一个约有八九岁的小男孩,他墨蓝色的眼睛看了那喻家家主一眼便果断的朝门外跑去。“少天……”喻文州有些无奈,抬手拉住黄少天,带进了庭院。喻文州用手理了理黄少天因撞上门而略显凌乱的金色发丝,选择性忽视了黄少天带着幽怨和“其实我是拒绝的”的情绪的眼睛。
      “父亲,这是我在试炼途中遇见的一只雪妖,虽然入世尚浅但天资聪颖于是就跟着儿回来了。”喻文州作了个揖,恭恭敬敬的向父亲解释起来龙去脉。一旁的黄少天显然不在状态,目光游离,一会看看喻文州一会偷偷看看家主大人,直到和喻家主不小心对上眼神后,整个人颤了颤,然后就向喻文州那边缩,直到最后终于缩进喻文州怀里了才心安理得的安静下来。
     “嗯,那也好,那就让他住在你旁边的房间里吧,我去与你母亲说。”喻家家主看着黄少天被他看的直往喻文州怀里送,心下了然,不做多问就离开了。
      “少天,这里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喻文州在黄少天的头顶揉了一把,柔软的发丝蹭的他心痒痒。“有文州的地方才是家。”小雪妖很是享受,声音软软糯糯的,好像溢满了蜜糖般的甜意,说罢还朝着喻文州灿烂的一笑,嘴唇裂开露出小小的虎牙。
        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去了房间,可唯独在经过书房是拉着喻文州硬是站着看着书桌旁的一把寒色长剑。
“少天,这种东西叫做‘剑’是一种武器。”喻文州很有耐心的解释道,却不想黄少天的注意力全到了那剑身上。小雪妖着了迷似得伸出手触摸着冰凉的剑身,幽蓝色的剑刃映出黄少天好似融着粼粼雪水的眸子。
       过了好一会黄少天才收回已被剑给冰着的手,喻文州握住小黄少天冰凉的手,眼里竟带上几分心疼。黄少天触碰到喻文州温热的手掌时整个人都好像在冬日暖阳地下,金色的温热正一点一滴的靠近着小雪妖。

评论

热度(2)